| 设为主页 | 保存桌面 | 手机版 | 二维码

郑州中泰机械设备有限公司

包装机 灌装机 打码机

产品分类
  • 暂无分类
站内搜索
 
友情链接
  • 暂无链接
市场优势
青春永不散场 最好的岁月有最亮的光
发布时间:2022-01-06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    
 

  (本文摘自《只要在路上,就该心存梦想》,猫爪君著,新世界出版社2016年11月版)

  排练推进到后期时,演员们开始按场次逐一走戏。这个阶段极为关键,很多危及演出效果的重大失误都有可能在此时埋下种子,而那些锦上添花的小动作小创意,也会在演员的重复试演中迸发出来。

  彦如姐心细严谨,尤为看重演员在进入人物时的细节,凹造型时候的力度和角度,进场下场的节奏,特别是如何让舞台呈现出舒服的空间感,这些都需要反复打磨。为了更直观地找到最优表现方式,让演员更自然地投入,排练时就需要辅以一些道具。

  问题来了。除了那些历经风波的方墩和联片,剧社并没有准备其他道具。到底是没经过大风浪,我们几个立刻感觉莫大的危机降临,急得恍惚如不省人事。这时宋哥一个个地敲我们的头,大声斥责我们死脑筋,说道具还用得着准备吗?办公室里这么多东西,随便拿啊!

  我们还在想办公室里能有什么东西可用,转天就发现三个废纸篓、五个塑料袋及一个饭盒不翼而飞。

  之后隔三差五,演员们总会穿一身黑衣,手里提着报纸卷,自带《上海滩》背景音乐,一路横进办公室。领头的端六儿侧脸一点头,烧杀掳掠的戏码就开始了,能拿走的都拿走了,最后就差抢畅畅去做人型道具。那气氛尤为惊悚,其他部门的同事都看得一愣一愣的,不知道我们是在拍一部黑帮戏,还是真把黑帮给放进来了。

  尽管剧社的工作氛围一直这般没正六儿,好像我们每天玩玩笑笑就把剧给排了。其实呢,这长达一个半月的排练没有一天风平浪静, 排练之艰辛唯有亲自参与过才能切身体会。

  演员们一半都是刚刚毕业的热血青年,朝气蓬勃,对戏剧也带着巨大的热情,但在学校排戏排得多了,多少养出了些脾性,表演方式上带着学生气。《鲜鱼口》讲述的是社会底层小人物的生活,怎样让演员从自己过去的经历入手,重新梳理自己对生活的看法,然后更生动、更饱满地投入到角色中,这一点颇为棘手,但也恰恰亟需解决。

  所以自正式走戏开始,宋哥和彦如姐就没少在这方面用心思。纠正演员动作时,总会连带着把人物当时的心理、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心理都要详尽地解释一遍,而不是纯粹摆位。可即便这样,最开始时仍然很难达到预期效果,然后预设好的细排就得往后推,重新拉出戏 的大框架,让演员们在一遍遍的过场中提高对角色的认知,把对生活的深刻感触沉淀进表演当中。如何安排动作和神态,其实是次要的,最关键的问题在于演员对 角色的感觉。这和我之前在学校的戏剧社截然不同。学生剧多半都讲究表演表面的东西,也就是呈现出的动作和氛围,所以在编排时我们总是反复去抠一幕戏或者某个情节,念白应该是低沉的还是高亢的,动作是激进的还是柔软的。这些打磨固然重要,但更本质的生活内容,即所谓“戏外之戏”,那时候我们少有涉及。 因此一开始宋哥他们执着于演员对角色的打磨,我也不大理解,甚至看着看着,突然觉得特别着急。直到真正看到联排的那一刻,一切才豁然开朗,答案了然于心。

  其实这样的训练方式是很有挑战性的,但与此同时,也裹含着巨大的创造力。演员们在反复走场的过程中,随着对角色认知的不断深化,经常会在不经意间脱离剧本和导演,即兴添入一些小想法和小创意,或者在彼此搭戏时自然衍生出一些小桥段,这些都可能让戏剧增色,使它更加真实丰满。所以在导戏时,只要演员表演开始后,宋哥就很少打断,总是任他们自由体验,自行创造。于是排练时总会出现五花八门的笑点,有时候直接就跑到了另一个剧组。

  不过这样的确常能产生出人预料的爆点,细细推敲一番,就直接入了剧本。宋哥解释说,只有丰沛的想象力和创造力才能撑起一部戏活的灵魂。一个没有创造力的剧组不仅是不快乐的,也一定是做不好戏的,导演也是不自信的,至少一定是没我帅的。

  我寻思了三天都没能理解宋哥的这个逻辑,尤其最后一句。进入八月末,每个周末都会落一场雨,骤然而起骤然而去,仿佛到人间一遭只为一瞬的炸裂。那会儿排练工作已经开始收尾,演员们正卯着劲儿,日夜兼程,全力把剧打磨到最完美状态;而制作组这边也开始了销售和宣传地推工作,少年们每天来去如风,炸裂度全然与北京周末的大雨不分伯仲。最为关键的就是票务。如何建立通畅的票务销售渠道,直接涉及到戏剧最后的利润。《鲜鱼口》作为小马奔腾剧社的第一出戏,虽然有一定的试验色彩,无论名声还是影响力都无法和《柔软》《暗恋桃花源》这些经典相提并论,但宋哥和彦如姐对这出戏投入这么多,全剧社都投入这么多,当然也不希望空手而归。只有票卖得好,在观众中有所反响,剧社才能奠定长期发展的信心,才能积累下快速成长的力量。

  宋哥和力颖他们制定了好几种售票策略,但最为直截有效的,除了剧场现场买票外,就是和票务平台大麦网合作。早在一个月前,力颖和大黄就已经着手与大麦进行商务洽谈,期间就合作模式磋商过多次,坎坷崎岖不必多提,总之最后还是达成一致,在八月的尾巴上敲 定了合作协议。

  除了网站上提供的实票配送,我们还从大麦那里借来一台出票机,用以在剧社和现场出票。8月21号,大麦网的工作人员捧着出票机远赴剧社进行安装调试。我们这一众愣头青,多半只买过票没卖过票,看见这复杂的机器和系统着实慌张。好在师傅耐心细致,一面摆弄连接线一面教授我们使用方法。从上票到选座,师傅讲得详细,售票负责人畅畅、小会和蛋听得也认真。最后我们这群“闲杂人等”实在按捺不住好奇心,一股脑儿凑过去,屏声息气看着师傅把测试票纸放入出票机。打印非常顺利。几秒种后,带有《鲜鱼口》字样的票纸从出票机里缓缓滑出,鲜如虹鱼,摸上去还有微微的热度。

  我呆呆地望着,猛地感觉心口突然落下什么东西,像是打了经年累月的硬仗,终于望见了插在尽头的旗帜在狂风之中猎猎飘扬一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