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设为主页 | 保存桌面 | 手机版 | 二维码

郑州中泰机械设备有限公司

包装机 灌装机 打码机

产品分类
  • 暂无分类
站内搜索
 
友情链接
  • 暂无链接
最新新闻
《离音》:不知火——仰望自由一绛红白鬓头情随光火隐长空
发布时间:2022-01-11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    
 

  海上有一座名叫离人阁的歌舞舫,离人阁里有一个声名远扬的歌姬不知火——因她每次演出海上就灯火连天,看起来就像那传说中的大妖怪不知火。

  “不知火! 不知火!”台下观众齐声呼喊,声震云霄,“你竟然不知道不知火!”经过船上男子的普及,这个贺茂氏族的年轻阴阳师才真正开始看向台上的歌姬不知火。

  阴阳师抬头看去,他从不知火明亮的眼睛里看到了她的心灵,她的歌舞都在诉说着她的心事,挣脱牢笼,穿云破雾,获取自由。

  暗夜星子滑过,我看见阴阳师在信上写着:繁樱迷人眼,花飞四月终有尽,入云天籁声,笼鸟折翅涕泪鸣,浮生水月多无奈,愿守沧浪浅低吟……

  我看到不知火看了信后,在夜深人静时独自一人去见了那个阴阳师,她问:“花朵是否都为悦人眼目而生?”

  那一瞬间我为不知火感到高兴,于千万观众中,终于有人看到了她的心,懂了她的追求。

  满月如轮,月色倾华,海天唯这一船而过,碧波荡漾,泛起了涟漪,模糊了船上不知火在水中倒映着的面容。

  我看到她坐于船头,深深的望向这无边月色波涛,水光,月光照亮了她脸上浅浅的忧伤。

  不知火随阴阳师的和歌而舞,衣袖挥舞似蝶,踏水舞动,翩如惊鸿,婉若游龙,海上升起光火点点,似在为她而和,海上,月下,光火星子中,唯船上和歌者,海上翩舞者这二人。

  我看到不知火为阴阳师一人而舞,我想那时她就已经对他有不一样的情感了吧,多希望时间停留在这一刻。

  太田大人得意地走到不知火身后,他想没人能抵挡住这个诱惑,以她的身份,这已经是她能得到的最好的待遇。

  我知道她不在乎这些俗物,她要的是懂她的人,我想我明白了,不知火为什么会喜欢那个阴阳师了,因为这世间唯有他懂她。

  我看到太田大人在她走后露出咬牙愤恨的眼神,我知道他不会善罢甘休的,我飞去找不知火,我想提醒她小心太田大人。

  我飞到时看见离人阁的老板,把不知火关了起来,“太田大人是杏原城主,你得罪了他,要将离人阁置于何地 !”

  “碰”的一声,门被关上了,我进不去,该怎么办,我飞去找太田大人监视他的一举一动。

  我知道大事不好,飞去找阴阳师,见他已经通过路人之口得知情况,便一路跟着他。

  流言像瘟疫,在淫欲,嫉妒与忿怒的温床中迅速滋长,变成了一场发狂的风暴,袭卷整个杏原。

  火光映红了天际,无数箭矢带着火焰射向楼阁,火蛇吐出了无数信子,瞬间点燃楼阁。

  阴阳师牵着不知火跑出楼阁,乱箭飞射中他们经过长长的过道时,“刷”破空声起,闪着冷光的银白箭头瞬间袭来,“噗”箭头瞬间刺瞎了阴阳师的左眼,两人逃到高台。

  阴阳师正准备上前被不知火伸手拦住,她面对着太田大人,从高台踩着台阶向下往前走。

  “啊、啊妖怪啊!”太田大人手发抖地指着不知火,不自觉地向后退。身边跟着的随从发出一声抽气声,害怕的直接扔了手里的弓箭,转身就跑。

  太田大人斜眼瞥见掉落在地上的弓箭,颤抖着斜跑过去将之捡起来,对着不知火一箭射出。

  不知火单手握着箭,“叱”一下将它拔了出来,霎时她瞬间离地,升空一米从心口喷涌出无数蝴蝶形状的金色火焰,刹那白头,一身绛红,无风自动,眼中火焰闪动——她成了真正的大妖怪不知火。

  下一秒燃烧着烈火的楼阁向二人倾倒下来,这一瞬不知火将阴阳师推下了海水中。

  我即为她高兴又忍不住为她难过,我没有追随她而去,她自由了,有更广阔的天地等着她。我留在了这里,看着阴阳师成为了一个摆渡人只为有机会再见她一面。

  至于我,我是一只赤蝶,一只曾被她问:“你能想去哪儿就飞去哪儿?对吗?”的赤蝶,对于这个问题,我以亲吻她的指尖作为回答,那时我便知道这是个可伶的女孩,从那天起我就跟在她身旁,虽然她并不知道我的存在。